幸运农场杀号
當前位置:首頁
> ... > 經典案例

金沙國家考古遺址公園

信息來源:黃岡政府網 時間:2014-12-19


  金沙遺址簡介

  金沙遺址是二十一世紀中國第一項重大的考古發現,遺址分布范圍約5平方公里,是公元前12世紀至公元前7世紀(距今約3200年—2900年)長江上游古代文明中心——古蜀王國的都邑。遺址出土了世界上同一時期遺址中最為密集的象牙、數量最為豐富的金器和玉器。

  金沙遺址位于成都平原的東南邊緣地帶,東距成都市中心約5公里,現已探明的遺址面積約5平方公里,遺址范圍地勢平坦,起伏較小,遺址內及周圍河流較多,摸底河更是在遺址內蜿蜒東流,將遺址分為南北兩半。自2001年以來進行了考古發掘,發掘面積達10余萬平方米,發現各類遺跡3000余個,又出土了大量的珍貴文物。考古工作者根據考古學對遺址命名的基本原則,將包括黃忠村在內的這一區域的商、周時期遺址統一命名為“金沙遺址”。是中國進入二十一世紀第一項重大考古發現。

  “金沙遺址”是民工在開挖蜀風花園大街工地時首先發現的,在沉睡了3000年之后被發掘出來,“一醒驚天下”。其太陽神鳥環十分絢麗。距離三星堆遺址50公里,該文化所處年代約在前1250至前650,在前1000年時較為繁榮。金沙文化和三星堆文化的文物有相似性,但是沒有城墻,約等于三星堆文化的最后一期,代表了古蜀的一次政治中心轉移。

  金沙遺址是四川省繼廣漢三星堆之后最為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經統計,遺址所清理出的珍貴文物多達千余件,包括:金器30余件、玉器和銅器各400余件、石器170件、象牙器40余件,出土象牙總重量近一噸,此外還有大量的陶器出土。從文物時代看,絕大部分約為商代(約公元前17世紀初—公元前11世紀)晚期和西周(約公元前11世紀—公元前771年)早期,少部分為春秋時期(公元前770年—公元前476年)。而且,隨著發掘的進展,不排除還有重大發現的可能。金沙遺址的發掘,對研究古蜀歷史文化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成都有文字可考的建城歷史最早可追溯到張儀筑成都城的戰國晚期。金沙遺址所提示的是以往文獻中完全沒有的珍貴材料,將改寫成都歷史和四川古代史。

  遺址概況

  金沙遺址是周邊同時期商、周遺址中心遺址,有祭祀場所、大型建筑、一般居址、墓地等。

  祭祀場所

  位于遺址東南部,沿著一條古河道南岸分布,面積約15000平方米。發現了與祭祀活動相關的遺跡63個,出土金器、銅器、玉器、石器等珍貴文物6000余件,象牙數百根,還出土了2000多根野豬獠牙、2000多支鹿角等。

  大型建筑

  位于金沙遺址東北部,是一處由8座房址組成的大型宗廟或宮殿建筑,由門房、廂房、前庭、殿堂構成,總長90米、寬50余米,總面積約5000平方米,這是我國西南地區先秦時期發現的最大的一群建筑。為木骨泥墻式建筑,屋頂覆以茅草。

  房址

  發現了70余座,分布在10多個居住區,在房址周圍,發現有水井、生活廢棄物的灰坑、燒制陶器的陶窯等。

  墓地

  已發現集中的墓地3處,共有墓葬2000余座。墓葬有單人葬、雙人合葬,經鑒定的雙人合葬墓均為一男一女,可能是夫妻合葬;有一次葬、二次遷葬;有豎穴土坑墓、船棺墓。大部分墓葬沒有隨葬品,少部分墓葬隨葬有一些陶器,極少數墓葬隨葬有較多的銅器、玉器等。

  出土文物簡介

  已經出土的這1000多件文物的精美程度極高。在出土的金器中,有金面具、金帶、圓形金飾、喇叭形金飾等30多件,其中金面具與廣漢三星堆遺址的青銅面具在造型風格上基本一致,其他各類金飾則為金沙特有。太陽神鳥金飾金箔厚度0.02厘米,圖案采用鏤空方式表現,足見3000多年前,古人雕刻工藝的精湛。玉器種類繁多,且十分精美,色澤如初。更令人驚嘆的是,玉器上的刻紋細致,幾何圖形規整。象牙器刻紋工藝絕妙,正像古人所言的百煉鋼化為繞指柔。其中最大的一件高約22厘米的玉琮,其造型風格與良渚文化的完全一致。出土的1200多件青銅器主要以小型器物為主,有銅立人像、銅瑗、銅戈、銅鈴等,其中銅立人像與三星堆出土的青銅立人像相差無幾;玉器2000余件,數量宏大,器形豐富;石器近1000件,包括石人、石虎、石蛇、石龜等,是四川迄今發現的年代最早、最精美的石器。其中的跪坐人像造型栩栩如生,專家認為,極可能是當時貴族的奴隸或戰俘,這表明當時的蜀國已比較強大。石器中的石虎造型古樸生動。到目前為止,金沙遺址出土的金器、銅器、玉器、石器、漆木器達5000余件,還有數以萬計的陶器和成噸的象牙、數千件的野豬獠牙、鹿角等。金沙村遺址的發現,引起各界關注!專家們一致認為,金沙遺址是四川省繼廣漢三星堆之后最為重大的考古發現之一,金沙遺址的發掘,對研究古蜀歷史文化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成都有文字可考的建城歷史最早可追溯到張儀筑成都城的戰國晚期。金沙遺址所提示的是以往文獻中完全沒有的珍貴材料,將改寫成都歷史和四川古代史。

  文物信息

  根據文獻記載,成都有文字可考的建城歷史最早可追溯到張儀筑成都城的戰國晚期,商業街大型船棺葬的發現屬于開明蜀國統治者的遺存,成為開明蜀國在成都城區的重要標志,金沙遺址的發現所揭示的是過去文獻完全沒有記載的新的珍貴材料。已出土的1000多件文物折射出信息:古蜀統治者的活動早在3000年前就開始了。從金沙遺址所出土文物分析,很多都是有特殊用途的禮器,應為當時蜀地最高統治階層的遺物,這些遺物在風格上既與三星堆出土物相似,也存在某種差異,表明該遺址與三星堆有著較為密切的淵源關系,而存在的差異是否在年代或遺存性質上有不同則需進一步工作才能確定,玉琮的發現進一步證明長江下游文化對蜀地古文化的某種影響。銅器以小型器物為主,目前尚未出土與三星堆一致的大型青銅面具、神樹等青銅器。金沙遺址的性質,目前推測有可能屬于祭祀遺跡,但由于出土了大量玉、石器半成品和原料,不排除存在作坊遺跡的可能。不過,從出土的大量珍貴文物和周圍的大型建筑、重要遺存來看,蜀風花園所在區域很可能是商末至西周時期成都地區的政治、文化中心。遺址出土的玉戈、玉瑗表明,金沙文化不是孤立的,它與黃河流域文化和長江下游的良渚文化有內在聯系,再次證明了中華文化的多元一體。

  從目前發掘情況來看,金沙遺址的性質尚不能最后確定,目前推測有可能屬于祭祀遺跡,但是由于出土大量的玉、石器半成品和原料,不排除存在作坊遺跡的可能。金沙遺址出土千余件精美文物,金沙遺址已清理出了1000余件珍貴文物,包括金器、玉器、銅器、石器、象牙器和數量眾多的象牙、陶器等。


  太陽神鳥金飾

  出土金器30余件,有金面具、金帶、圓形金飾、蛙形金飾、喇叭形金飾等,其中金面具距今約3000年,與三星堆的青銅面具在造型風格上基本一致,其它各類金飾為金沙所特有。其中不得不提的就是太陽神鳥金飾,它呈圓形,器身極薄。圖案采用鏤空方式表現,內層分布有十二條旋轉的齒狀光芒;外層圖案由四只飛鳥首足前后相接,四只神鳥圍繞著旋轉的太陽飛翔,中心的太陽向四周噴射出十二道光芒,體現了遠古人類對太陽及鳥的強烈崇拜,所以又被稱為“四鳥繞日”,是古蜀國黃金工藝輝煌成就的代表。環繞太陽飛翔的四只神鳥,反映了先民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體現了自由、美好、團結向上的寓意,圓形的圍合也體現了保護的概念。十二道太陽光芒與四鳥的“十二”與“四”是中國文化經常使用的數字,諸如十二個月,十二生肖、四季、四方等,表達了先民們對自然規律的深刻認識!現在,成都很多地方均使用太陽神鳥的標志,如天府廣場,寬窄巷子等等,均體現了金沙遺址的文化內涵。

  金沙遺址在中國考古界創下了三個“最”

  金器最多:是中國同時期出土金器最多的遺址之一,目前已經出土金器200余件,以金箔和金片為主,有金面具、金帶、太陽神鳥金箔、盒形器、喇叭形器、蛙形飾、魚形飾等。其造型生動、栩栩如生,表現出高超的工藝技術和非凡的藝術想象力,同時也包含著豐富的古代歷史信息。

  玉器最多:是中國同時期出土玉器最多的遺址。2000余件玉器種類相當豐富,有琮、璧、戈、璋、圭、鉞、斧、鑿、刀、劍、矛、環、鐲等,尤其是玉璋出土的數量超過中國其他地區出土的總和。與其他地區商周文化中的玉器完全不同。出土的玉器十分精美,其中出土的最大一件高約22厘米的十節玉琮顏色為翡翠綠,其造型風格與良渚文化的完全一致,該玉琮雕刻極其精細,琮表面有細若發絲的微刻花紋和一人形圖案,堪稱一絕;數量極多的圭形玉鑿和玉牌形飾頗具特色;大量玉璋雕刻細膩,紋飾豐富,有的紋飾上飾有朱砂。

  象牙最多:是世界上同時期出土古代象牙最集中的遺址。目前已經出土象牙數百根,有完整的大象牙,也有經過切割的象牙尖、象牙段、象牙片,還有經過磨制加工的條狀、柱形、逗形象牙器和象牙珠,此外,還出土了少量的象頭骨、象臼齒等,經鑒定,這些都屬亞洲象,而據史籍記載和考古出土情況分析,金沙遺址的象牙應該來自于成都本地。

  在祭祀場所里,這些象牙是古蜀人奉獻給天地神靈的重要祭品。有時是整根象牙極有規律的朝著一個方向擺放;有時象牙被切成餅狀或圓柱狀;還有的時候是只取象牙的尖來祭祀。這些方式體現出了一種強烈的宗教色彩,具有某種特定的宗教含義。

  遺址年代與文明傳承

  經過對金沙遺址出土文物的綜合研究,考古人員基本認為遺址年代大致在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約前1200~前650),商代晚期至西周中期是它最繁盛的時期,這一時期金沙應是古蜀國的都城所在地。

  金沙遺址是我國先秦時期最重要的遺址之一,它與成都平原的史前古城址群、三星堆遺址、戰國船棺墓葬共同構建了古蜀文明發展演進的四個不同階段。已有的發現證明成都平原史長江上游文明起源的中心,是華夏文明重要的有機組成部分。金沙遺址的發現,極大地拓展了古蜀文化地內涵與外延,對蜀文化起源、發展、衰亡的研究具有重大意義,特別是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謎找到了有力的證據。可以說再現了古代蜀國的輝煌,復活了一段失落的歷史,揭示了一個沉睡了3000多年的古代文明。

  四川“金沙文化”是多種文化作用的產物

  數量眾多的象牙、精美的玉琮等外來文化的用品,在金沙遺址已出土的珍貴文物中占有相當比例。由此,考古專家認為金沙文化既有其獨特魅力,又是深受中原、長江下游等文化深刻作用的產物。金沙遺址出土的30多件金器是該遺址出土文物中,最具獨特風格和鮮明自身特色的。這些金器包括金面具、金帶、圓形金飾、蛙形金飾、喇叭形金飾等。除了金面具與三星堆青銅面具在造型風格上基本一致以外,其它各類金飾均為金沙遺址所獨有,都是用金片、金箔錘打而成,種類非常豐富。

  與金器一起出土的玉器則更多留下了中原和長江下游良渚文化的痕跡。成都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王毅稱,出土的玉戈、玉鉞等禮器明顯與中原同時代文物一致,這說明金沙文化與中原文化有著深刻的內在聯系。同時,金沙遺址出土的玉琮、玉璋并不是此地“土生土長”的,它們是通過長江這條自古以來的黃金水道自下而上運輸至此的。金沙文化與中原及長江下游的頻繁交流充分說明了此時的古蜀文化不是孤立的,而是中國古代文明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這也再次證明了中華古文明的多元一體論,各區域的文化都是彼此作用和相互影響的。

  良渚文化的器物通過長江傳到蜀地,證明成都當時對外交往和貿易已非常頻繁,也說明古蜀國并非古人所說的“蜀道難,難于上青天”。同時也證明,當時蜀地也不是如文獻記載的“不曉文字,不知禮樂”的蠻荒之地,已具有非常發達的青銅文化。

  能夠證明金沙遺址具有較高文明程度的還不僅于此。已清理出土的一噸左右的象牙一部分產于古蜀國的南部,還有很大一部分來源于相鄰的云南、貴州等地。這部分象牙很可能是西南少數民族進貢給這里的王公貴族的,這也說明了金沙當時已成為西南地區最重要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金沙遺址博物館

  金沙遺址博物館位于成都市區金沙遺址路,是在古蜀文明重要考古發現——金沙遺址原址興建的專題博物館,金沙遺址博物館于2007年4月16日正式對外開放。是為保護、研究、展示金沙遺址及出土文物而設立的主題公園式博物館。

  金沙遺址博物館建立在三千年前的古蜀王都的廢墟之上,這里有精美絕倫的太陽神鳥金飾、神奇的黃金面具、巨大的象牙……

  金沙遺址博物館的建筑簡潔、大方,與遺址環境渾然一體;遺跡館主體結構采用大跨度鋼結構,最大限度地保證了遺址的完整性;博物館陳列展示新穎,有很多創新,極力烘托金沙文明的輝煌與神秘;并運用了現代科技手段,很多科技成果在國內外博物館還是第一次使用。金沙遺址博物館將展示一種獨特的青銅文明。整個博物館占地面積約30萬平方米,由遺跡館、陳列館、文物保護中心、園林區和游客接待中心五部分組成。建筑總面積37895平方米,其中地上建筑面積約28000多平方米,地下約9000平方米。綠化面積138000多平方米,綠地率達70%,栽種有銀杏、水杉、楨楠等古老樹種。金沙遺址博物館總投資3.89億元。

  遺跡館

  位于摸底河南的祭祀區,呈半圓形,建筑面積7588平方米。主體結構采用大跨度鋼結構,遺跡館內為無柱大空間,為保護、發掘、展示提供靈活的空間。遺跡館展現的祭祀場所,游客可以近距離實地觀看考古發掘的過程,感受古蜀國祭祀活動的頻繁和宏大氣派。建筑面積7588平方米,展現了中國迄今發現的一處延續時間最長、保存最好、祭祀禮器埋藏最為豐富的古代遺存。您將在這里感受古蜀王國頻繁、宏大的祭祀活動和璀璨而輝煌的古蜀文明。

  陳列館

  位于摸底河北,呈方形,建筑面積約16200平方米,其中展陳面積約6000平方米。地下一層,地上三層,集中展現了金沙時期古蜀先民的生活、生產及其美輪美奐、造型奇絕、工藝精湛的器物,還有古蜀文明發生、發展、演變的歷史知識的系統介紹。建筑面積16200平方米,共有5個展廳:“遠古家園”、“王國剪影”、“天地不絕”、“千載遺珍”、“解讀金沙”。您將從琳瑯滿目的文物中走進金沙先民的生產、生活,領略古蜀先民所創造的無以倫比的藝術之美。古蜀文明發生、發展、演變的系統展示,宛如一條歷史的長河呈現在您面前。您將通過參與互動項目,體驗與古蜀先民穿越時空交流的神奇。

  文物保護中心

  位于博物館的西北角,建筑面積約8000平方米,是對金沙遺址出土文物進行保護和研究的區域。文保中心的附近還建有金沙小劇場,常年舉辦與金沙文化相關的文化演出活動。

  園林區

  內有烏木林和玉石之路等文化景觀,在博物館主道路西側,是“中國文化遺產標志”的紀念雕塑——太陽神鳥廣場。2005年8月16日,金沙遺址出土的太陽神鳥金飾圖案被公布為中國文化遺產標志,2005年12月18日,在此設立永久性紀念雕塑。園區內還配備有功能齊全的各種服務設施,有停車場、游客接待中心和休息場所等,建筑總面積約7000平方米。

  “太陽神鳥”金飾是中國文化遺產的標志,也是金沙遺址博物館的“鎮館之寶”、它圓形的身姿,中間掛著一個放射出齒狀光芒的太陽,四只神鳥圍繞著太陽飛行。它的身上放射出金光閃閃的亮光,最為令人矚目。“太陽神鳥”象征著古蜀人對太陽神的向往……

  金沙遺址博物館,是古蜀文明最有代表性的展示場所之一,它向您展示了一種獨特的、不同于中國古代黃河流域文明以及世界上其它古代文明的青銅文明。金沙遺址的發現,為破解三星堆文明消亡之謎,找到了有力證據。金沙遺址是成都城市史的開端,把成都城市史提前到了3000年前。


  金沙遺址公園建設情況

  2001年2月8日發現的金沙遺址,被譽為“二十一世紀初中國第一個重大考古發現”,也是四川繼三星堆之后又一重大考古發現,并被評選為“2001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07年4月16日,以保護、展示、研究金沙遺址及古蜀文明為宗旨的金沙考古遺址公園正式對公眾開放。

  2006年,金沙遺址被國務院公布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并列入國家大遺址保護名錄,金沙遺址還與三星堆、成都商業街船棺遺址一起進入中國政府申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遺產目錄》預備名單。2010年10月,金沙考古遺址公園進入我國第一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名單。

  三千年前古蜀都邑重現 拉開遺址保護序幕

  金沙遺址位于成都市區西北,時代上溯至新石器時代晚期的寶墩文化時期,以商周時期古蜀文化為主體,是商、西周時期古代蜀國的都城遺址之一。經考古調查、勘探、發掘確認,遺址分布面積在5平方公里以上,已探明了祭祀區、宮殿區、大型墓地、居址區等重要遺跡,出土了金器、銅器、玉器、石器、漆木器、陶器、象牙等珍貴文物數萬件。金沙遺址與成都平原的史前古城址群、三星堆遺址、戰國船棺墓葬共同構建了古蜀文明發展演進的四個不同階段,是中華文明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金沙遺址發現后,為了對遺址區域的地下文物考古調查、勘探、發掘工作實施統一管理,成都考古研究所成立了金沙遺址考古工作站,使金沙遺址的考古工作得到統一規劃,確保了發掘工作的連續性與完整性。工作站共對遺址范圍內60余處建設工地進行了勘探和發掘,由多學科工作人員共同參與,采取多種科學手段,最大限度地提取地下蘊藏的歷史信息。經過多年的考古工作,發掘面積近20萬平方米,為認識金沙遺址的性質及意義提供了豐富的實物資料,也為有效實施大遺址保護工作提供了堅實的學術依據。

  為有效保護遺址,在考古發掘的同時,我們對不同類別的重要遺跡采取不同的保護方式。祭祀區是金沙遺址最為核心的區域之一,采取了搭建保護大棚、加固易損部位、監測現場的溫度和濕度等措施,強調原址保護的同時兼顧保護性現場展示;對黃忠村宮殿區等現場展示條件不成熟的,采取了地下封存、地表標示的保護措施;對一些小型的重要遺跡及其遺物,采取整體搬遷的方法,保護其原始的堆積狀態。金沙遺址發現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了文物保護修復中心,專門負責金沙遺址的文物保護修復工作,引進了大量的文物保護專業技術人員,邀請國內外文物保護專家蒞臨現場指導,與國內外科研單位進行廣泛合作,采取傳統和現代化技術手段相結合的方法,有效地保護各類出土文物。

  成都市人民政府高度重視遺址的保護,金沙遺址發現后,暫停了遺址周邊的所有建設項目,對流經金沙考古遺址公園內摸底河段進行了大規模的整治清理,修建了河堤或護坡,有效地防止了洪水災害對金沙遺址的破壞,不斷優化摸底河沿線自然景觀。嚴格控制金沙遺址周邊新建建筑物的高度、色彩,同時對遺址周邊已有建筑物、道路、綠化進行了全面整治,使之與金沙遺址深厚的文化底蘊相匹配。為更好的維護金沙遺址的生態環境,體現考古遺址公園的特點,公園園林區在原來土層的基礎上覆蓋兩米的墊土,再在上面種植銀杏、楠木、水杉等大量淺根系珍貴樹種,公園的綠化覆蓋率達80%以上,體現了“自然之美,草野之趣”的設計理念,實現了考古遺址與周邊生態環境保護的有機結合。多種措施的施行,有效加強了金沙遺址自然環境的保護和修復,實現了自然資源和文化歷史資源的協同保護。2008年,金沙遺址被國家旅游局評定為4A級國家旅游景區。

  在考古發掘的同時,整理考古發掘和調查勘探材料的工作也同步進行。設置了專門的繪圖室、修復室,使出土文物能得到及時修復;組織考古人員及時整理考古成果,已編輯出版了《金沙淘珍》《走進古蜀都邑——金沙村》《金沙——再現古都王都的輝煌》《金沙——21世紀中國考古新發現》《金沙遺址》、《金沙玉器》等多種書籍,發表數十篇考古發掘簡報及研究論文,《金沙遺址——祭祀區》《金沙遺址——三和花園》等地點的發掘報告也正在編寫中。

  黨委政府高度重視 及時推進遺址公園規劃建設

  金沙遺址地處成都市區,發現之時周邊房地產開發已如火如荼,這一片土地已變成寸土寸金的城市發展集中區,數以萬計的居民剛剛拆遷,等待新居建設;城市片區規劃早已完成,街道網絡正迅速形成……重要文化遺存的保護與高速的城市發展推進在這里激烈碰撞,成了整個社會必須面對并加以解決的巨大難題。

  十分欣慰的是,金沙遺址發現后,黨和國家領導高度重視,對金沙遺址的發掘、保護、建設工作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國家文物局、四川省黨委、政府都給予了大力支持,成都市委、市政府立即著手重新規劃遺址周邊的所有建設項目,努力確保遺址的保護與合理利用。

  2001年底,成都市政府委托國家文物信息咨詢中心組織全國文物保護、考古發掘、城市規劃方面的專家對金沙遺址的保護進行了論證。根據論證會意見,迅速劃定了遺址的保護范圍和建設控制地帶,并建立健全了政府主導、各方配合的遺址保護格局。2003年,開始進行遺址的文物保護總體規劃編制和可行性報告研究,并確定了遺址周邊建筑的高度及色彩的協調等具體操作問題。2004年,金沙考古遺址公園的建設方案得到了國家文物局和有關專家的充分認可,成都市政府安排了3.89億元專項建設資金,金沙考古遺址公園建設正式立項并全面啟動。2005年,財政部、國家文物局下撥1850萬元資金支持大遺址保護和博物館建設。從2004年起,金沙遺址博物館的建設連年列入成都市委、市政府為民辦實事目標和責任目標。2007年4月,占地30萬平方米的金沙遺址博物館正式對公眾開放。

  全新的遺址展示與宣傳推廣 凸顯金沙文化魅力

  金沙考古遺址公園規劃面積約5平方公里,金沙遺址博物館是金沙考古遺址公園最重要的組成部分。博物館以橫貫東西的摸底河為橫向景觀軸,蜿蜒的流水使整個博物館充滿靈性;以連接南北的主游道為縱向文化軸,特色景觀與現代化館舍相映成趣,延伸了遺址公園的文化氣息。合理的功能布局,滿足了現代博物館教育、休憩、觀光、游覽的各種功能需求,更為博物館科研、展示、教育等功能的發揮留下了足夠的發展空間。建筑與遺址環境的高度協調,確保了金沙遺址考古公園建設的整體效果,體現了遺存本體及其歷史環境的完整性、持續性。大氣恢弘的現代化建筑設計受到了國內外專家及觀眾的一致好評,榮獲“2008中國建筑師學會建筑創作金獎”。

  金沙遺址博物館將考古發掘現場展示、出土文物組合展示和園區的文化景觀展示有機結合,凸顯了金沙文化魅力。室內展覽面積達10000平方米,展出文物2000余件。展覽秉持“以人為本”的理念,以生動、通俗的敘事性文字進行引導,將遺跡館發掘現場的原狀展示、陳列館的遺跡遺物展示和室外文化景觀的輔助展示相互結合,逐層深入,引人入勝。通過遺跡館和陳列館之間的有機串聯,整個展覽猶如一幅徐徐打開的歷史畫卷,引領觀眾穿越歷史的迷霧,走進神秘的金沙王國。多樣化的展示手段和現代化的高科技設備增強了展覽的趣味性、互動性和參與性,也營造了輕松愉悅的參觀氛圍。該展覽榮獲了“第八屆(2007-2008年度)全國博物館十大陳列展覽精品獎”。

  金沙遺址發現以后,不斷引起了人們的極大關注。2005年8月16日,金沙遺址出土的“太陽神鳥”金飾圖案被公布為中國文化遺產標志;同年10月,“太陽神鳥”蜀繡制品搭載“神舟六號”遨游太空;2006、2007年、2009年,中央電視臺分別以“金沙遺址現場發掘”“重要藏品的入館儀式”“7.22天文奇觀”為主題對金沙考古遺址公園進行直播。各類報紙、期刊、電視、網絡等媒體對金沙遺址的發現及遺址公園建設的大量報道,為金沙不斷走進人們視野創造了條件。為進一步擴大金沙品牌的影響,金沙遺址博物館還與成都演藝集團合作,邀請中國著名音樂人三寶作曲并擔任總導演,創作了《金沙》音樂劇,在國內外巡演上千場,演出所到之地掀起陣陣“金沙”旋風,2010年始,該劇已長期駐場金沙考古遺址公園的文化交流中心,有效延伸了金沙文化的宣傳與展示。此外,由陳維亞任總導演、卞留念作主題曲、譚晶演唱的《太陽神鳥》歌舞劇、雜技劇《魔幻金沙》、動漫電影《夢回金沙城》也是依托金沙文化創作并公演,受到普遍歡迎,有力地推動了金沙文化品牌的形成與傳播。

  努力踐行“三貼近” 歷史文化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

  金沙考古遺址公園作為成都市區內重要的公益性文化項目,是中國大遺址保護的重要成果。為使遺址保護進一步融入社會發展和城市的文化建設中,滿足市民的精神文化需求,金沙考古遺址公園自開放以來,一直秉承“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的三貼近原則,在對遺址實施積極保護的同時,努力實踐文化遺產保護為公眾服務、注重發掘文化遺產的多重價值的指導思想,積極開展多項文化惠民活動,不斷完善園區服務設施配備,提升服務質量,增強文化發展活力,切實實現遺產保護成果惠及于民。特別是“5.12”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后,金沙考古遺址公園在確保文物安全的情況下,敞開大門,成為成都市區最大的避震場所之一,也是災后人們溫馨的精神家園。

  金沙考古遺址公園長期堅持對全日制學生集體預約參觀、持老年優待證的老年人、殘疾人、軍人、離休人員等特殊群體實行免費參觀,為勞模、先進青年、老師、下崗職工、農民工以及社會各界人士提供免費、優惠進金沙的各種機會;不斷開展主題鮮明、形式多樣的系列公益活動,組織“市民文化體驗團”走進金沙、“博物館走進社區”、征尋“博物館之友”和“博物館志愿者”等活動,與四川航空公司聯合舉辦“金沙文化月——四川航空夢回金沙之旅”文化活動;2008年,成功舉辦“中國成都第二屆非物質文化遺產節”分會場活動;2009年中國文化遺產日,舉辦“珍愛——徐榮旋作品音樂會”;2009年10月1日,舉辦“四川省暨成都市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60周年大型主題游園活動”,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特色項目現場展演;2010年我國第五個“文化遺產日”,舉辦中國文化遺產保護公益歌曲《尋找與守望》、《珍愛》原創手稿捐贈入藏儀式;2009年和2010年春節,金沙考古遺址公園更是成功舉辦兩屆大型新春文化活動“成都金沙太陽節”,以古蜀文明和太陽崇拜為主題,以民眾喜聞樂見的燈展、歌舞、巡游及各種傳統民間藝術的形式,創新融入鮮明金沙元素,是金沙文化的現代傳遞,古蜀文明的時尚表達,用全新的藝術形態和載體賦予了文化新的內涵;開展各種形式的公益學術講座,讓金沙成為了成都文化生活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

  作為考古遺址公園,金沙遺址也積極開展公眾考古的探索。組織考古“公眾開放日”活動,邀請市民參觀考古發掘現場,并經常在遺址內開展“模擬考古”、“我是小小考古學家”、“圓夢金沙-----金沙尋寶活動”等參與實驗活動。金沙遺址在考古探險以及考古發掘知識普及等方面的嘗試,實現了考古發掘研究與公眾認知的及時有效互動,得到了公眾的廣泛認同。

  為使游客得到更優質、便捷的服務,建立了游客中心,滿足觀眾在進入金沙考古遺址公園前的參觀預約、參觀事項告知、費用交納、講解人員安排等一站式工作辦理;不斷完善服務配套設施,使觀眾在參觀之余可以蕩漾其間,放松心情,享受到人性化的服務。據統計,金沙考古遺址公園開放至今,已接待海內外游客300余萬人次,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收入逾6000萬元,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金沙考古遺址公園已成為了成都的城市文化會客廳,是造訪成都的客人必往之處。同時,金沙考古遺址公園的保護、規劃和建設帶動了城市社會經濟的協調發展,依托金沙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金沙片區成為成都市最具活力的區域之一,據估算,周邊土地價格增值效應達數十億元,有力推進了周邊社區經濟、產業的繁榮,實現了大遺址保護與本地社會經濟發展的有效結合,成為歷史文化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的典范。

  金沙考古遺址公園嚴格按照國家大遺址保護總體要求,突出金沙遺址特點,充分利用交通便利、配套設施完善等有利條件,形成了城市歷史文化遺產保護與社會經濟發展相得益彰、歷史文化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的考古遺址公園,是我國在特大城市市區內將遺址的保護與展示相結合的典型案例,受到了國內外專家和文物主管部門的充分肯定。


責任編輯:秦夢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幸运农场杀号